搏击

央行闪电出手展现三大新思维我的钢铁

2019-07-14 03:13: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央行闪电出手展现三大新思维我的钢铁

3月16日,人民银行发布《关于调整商业银行住房信贷政策和超额准备金存款利率的通知》,重点内容有三:一是自3月17日起,住房贷款利率实行下限管理,并对某些房地产价格上涨过快的城市或地区提高个人住房贷款首付款比例;二是完全放开金融机构同业存款利率;三是下调超额准备金存款利率。值得关注的因素有三点:一是这是自人民银行法公布以来(真正的中央银行体系确立)第一次单独调整某种商业银行信贷利率;二是需求管理正在成为宏观调控的主流手段;三是再次寓宏观调控于金融改革,把利率市场化与挤压资产泡沫再度结合。 《通知》体现了央行宏观调控的三个新思维。其一:总量工具与结构工具相结合。通常的认识是,货币政策是总量调控工具,不具备对特定地区或产业的结构性调整的职能,而此次定向面对个人住房贷款的利率调整却显然具备结构性的色彩。利率调整和信贷首付款比例调整体现了总量政策和差别化政策的结合。同样作为需求管理手段,利率下限控制是总量政策,将抑制全国的个人住房需求;而值得关注的是按城市实施的差别化首付款比例管理,目的是制约个别城市房价的快速上涨,且“具体调整的城市和地区由商业银行根据国家有关部门公布的房地产价格涨幅自行确定”,政策的差别化色彩明显。 此次住房信贷政策调整体现了政府挤压房地产泡沫的决心和耐心。政策信号是决心的反映,而信号本身对市场的影响已经足够充分,无须直接干预。小幅利率上调和不一刀切的首付比例是耐心的体现,通过吸取1993-1996年宏观调控的经验教训,为避免硬挤泡沫而导致某些地区和产业的硬着陆,耐心是政策智慧的必要条件。 新思维之二:宏观调控走向需求管理。中国的宏观调控难得存在真正的需求管理,从来充斥的都是供给管理,因为压缩或增加供给以调节经济运行是传统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必然逻辑套路。从2003年下半年以来,中央不断提出的管住信贷和土地两大闸门以落实宏观调控,其中一半是需求管理,一半是供给管理。事实证明,信贷管理卓有成效,而土地管制进一步加大了市场供求失衡。其关键在于,信贷是需求管理,信贷利率的上升是价格信号,直接对公众的资产决策构成直接影响,信贷成数变动是预算约束信号,直接影响公众的决策。而土地是要素管理,属于供给领域,虽然调控政策在理论上试图平抑土地价格,但实际上却进一步加大了供求矛盾,并进一步因需求未被抑制而扩大了土地的投机价值。因此,从总结宏观调控得失出发,信贷政策将成为更为有效的调控工具。这也就促使中央银行从利率信号和信贷约束两方面抑制总需求,从而达到抑制资产泡沫的目的。从此次利率上调看,我们可以预期,考虑到政策传导、经济主体决策变化等因素,整体利率水平将继续沿着小幅、渐进的态势发展。以住房贷款利率逐步小幅上调为契机,我国整体利率水平将继续保持在缓慢上升的通道内。 新思维之三:寓宏观调控于金融改革。在此次住房信贷政策调整过程中,人民银行把超额准备金(备付金)利率从1.62%下调到0.99%。我们不能把超额准备金率下调作为央行对商业银行流动性是否紧张的判断,相反,这是一个结构调整措施,其目的是逐步把备付金利率降到零———央行没有理由为商业银行的流动性储备付费。从2003年8月以来的两次准备金利率调整看,央行的流动性管理完全可以通过提高或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来完成,而无必要调整备付金利率。从央行的表述看,超额准备金利率调整的根本原因是中央银行试图优化其准备金存款利率结构,逐步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市场基准利率。可以说,央行的举措实际上还是试图规范整个市场利率曲线,以形成全国性的有效率的利率机制。但是此项举措客观上是具有宏观调控意义的。从2月份情况看,全国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959亿元,同比少增1121亿元之多。月累计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少增554亿元,中长期贷款少增187亿元。这将使年度25000亿元的信贷计划完成面临困难。因此,降低超额准备金利率有利于商业银行增加信贷投放。以往,宏观调控往往在制度层次上演化为行政干预的复归,政府权力的膨胀。但是此次却在宏观调控中实施了金融改革举措,因此我们可以认为,宏观调控不是恢复行政权威,恰恰是提升商业性金融机构自主决策和风险管理能力的实践。 央行的货币调控和金融改革将沿着规范和发展货币市场的思路进行,最终形成中央银行调控货币市场,货币市场引导商业银行流动性和信贷行为的格局。届时,利率目标将取代当前的货币供应量目标,货币市场利率可望成为真正的基本利率。

微店开店的流程
微信小程序制作软件
如何用微信小程序赚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