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一代專欄小說一曲傾城

2019-10-12 15:51: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年少的时候,她希望自己长大后成为一个女侠

  要穿雪白的绢衣,在风中翩然若仙;要有一把宝剑,是最好的铸剑师从荒蛮之地找到最好的石头,穷尽一生守在炉旁炼出的宝剑当她伴着血花剑影飞舞时,天下人都将记住她的名字

  还会有爱情也许会恋上一个隐居于市的琴师,有着深邃的秀目和纤长的手指每个冬天来的时候,他们在雪中相爱,春暖花开时,便去闯荡江湖

  然后,十七岁那年,她走上了一个齐国商人前来迎娶她的马车

  二

  华丽的马车停在家门口,女儿身着彩绣裙,头顶流苏冠,安静地站在马车前朝屋内张望

  屋是破败的棚屋,窗户纸破了,天花板上有了豁口,地上也是坑洼的洞这屋里什么都是破的,唯有通向房间的那扇门,几个孔被人细细用败絮堵上,从里面闩上后,便没有一丝光透出来

  女儿静静地看着那扇门,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她站在屋门口,看看女儿又看看那扇门,看看那扇门又看看女儿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门内依旧一片死寂

  她终于再也无法忍耐,扑到门前,泪如雨下

  “政儿,姐姐就要走了,你难道真的不打算再见她一面吗”

  “政儿,娘知道你心中有气,但她毕竟是你的亲姐姐,你为什么不肯原谅她”

  “你说姐姐嫌贫爱富,你说姐姐抛下我们嫁到他乡去,可是你为什么不设身处地为姐姐想一下,难道她就那么愿意嫁给一个比她大那么多的商人吗”

  “孩子你还小,可是等你长大后你会明白,其实不是她负了你青阳哥哥,不是她负了我们,其实是我们负了她……”

  “孩子,开开门罢,姐姐去了以后可能就不回来了你难道就那么狠心,不愿再见她一面吗这可能是最后一面……”

  门里依旧一点声音都没有,沉寂如同空无一人

  她流着泪,想要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去敲开那门可屋外的街上却传来了马车开动的声音

  回过头,门前已空空如也

  可是泪流干了,生活依旧要平静下来

  平静地活着,平静地度过荒年,平静地将儿子养大,平静地变老……

  她的儿子,长着与女儿一样的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眉宇间有贫贱消磨不去的英气

  她从来不知道儿子长大后想要做什么,正如她从不知道女儿那些死去的梦想一样可是没有关系,他们都活着,健康地活着,这已是这个时代大多数人所企求不到的幸运

  儿子长大后成了个屠夫可即使穿着粗布的衣服,身上沾满猪血的腥气,那一双眸子依然黑白分明,闪烁着骄傲的光芒

  他的手艺是这一带最棒的,他卖出去的肉也是最令人满意的生活渐渐富足起来,曾经如影随形的饥寒与不安,也仿佛远离了

  她渐渐老了,双手不再灵活,双足不再矫健每日的生活,便是坐在烧得温暖的炕上,吃儿子用最好的猪颈肉为她准备的饭菜虽然总是猪肉,并无什么新鲜的花样,但也足够令她在满意与从容间度过她一生中最后的时光

  天气好的时候,她会慢慢踱到肉店前,看着自己的儿子挥汗如雨,为排起队来的顾客切割出他们想要的肉他是那么出色的一个年轻人,身材高大,身躯像树干一样坚韧结实年轻的女孩子看到他脸会发红,年长的人看到他会流露出羡慕的眼神,可他总是不以为意他或许一辈子都只会是个屠夫,但毫无疑问他将是齐国最为出色的屠夫很快他会有自己的妻子,有自己的儿女,他们一家都会衣食无忧也许她不会看到那一天,但是只要她的双眼仍能看到,她便可以一直露出满意的微笑

  她就这样笑着、笑着,一直笑到了她六十岁生日那一天那一天天气特别冷,但新修的瓦房却结结实实地挡住了所有的风屋内的炉火烧得很旺,她打开门,看见屋内摆好了满满的一桌宴席

  那是她从未见过的奢华,物器杯盘都是描着金线的乌木,里面盛着她连名字都没听过的山珍海味她的儿子站在宴席边,骄傲地对着她笑

  他还带来了一位客人那是个瘦削苍白的中年男子,穿着华美的锦袍,却恭恭敬敬地向她行晚辈礼,用冰凉的手扶她上座

  她有些迷惑,但还是坐了下来,茫然地接受着他的祝贺与慰问他定是一个来自不同世界的人,但他的言谈举止间,却并无分毫倨傲的意味她突然有些恐惧起来,恐惧于这些她从未见过的美食,恐惧于未知

  喝到酣醉时,那男子捧出了一百镒黄金,说是与她的生日礼物一百镒黄金整整齐齐地列在眼前,散发着炫目的光彩,让人如堕梦中

  她看见儿子的脸红了起来,连连摆着手说这怎么使得那素来骄傲的目光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只是一种极度的受宠若惊与不知所措

  “严仲大人,这怎么使得您身为韩王卿相,聂政只是一介屠夫您屈尊与我交往,已是我毕生的幸运,如何又敢您的重金”

  “严仲大人,您为老母准备了这一桌宴席,已是极大的心意,真的不必再送金了”

  “严仲大人,聂政一介屠夫,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么多钱您的这笔钱,我真的不敢接受”

  她猛然站起身来,将面前的杯盏尽数扫到地上去

  然后她指着面前那光彩夺目的黄金,横眉立目地对着那苍白男子说,滚

  “滚我们不需要你”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而来,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赠我们重金但像你这样身份的男子,根本不应该出现在我们这里”

  “你如果说真的是看得起我儿子与他结交,那就与他结交好了,没有必要再设这样的宴席款待我们如果你真的想与我们宴饮,那喝完酒便走好了,更没必要赠我这么重的礼金”

  “我只是一个粗陋的村妇,上流社会的大道理我并不懂但是我知道受人恩惠必要替人办事”

  “一百镒黄金,对你来说也许只是沧海一粟,但对我们来说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数目我想你也明白这个道理你难道就想用你的沧海一粟,来让我们背负用生命也还不清的债”

  “一百镒黄金是很多,但我们并不需要这笔钱我的儿子,他虽然只是个山野屠夫,但他挣的钱也足够给我养老送终我不需要吃什么山珍海味,我只需要坐在炕上,吃粗瓷碗盛的猪肉,看着我的儿孙们平静地长大”

  “滚罢我们不需要你的钱,也不需要你”

  三

  面前的妇人,苍老的脸上却有着凌厉的神情,花白的眉高高地竖起,似挑起的战旗

  又似是面对鹰隼的母鸡,羽翼尽数扬起,平时再温顺不过的眼中也出现了不顾一切的敌意,是为了保护什么呢

  从未有人对他这样失礼过,但他也只是淡淡地笑,看着她的眼睛笑

  曾经有一个人教会过他,带着刀的笑永远胜于没有后路的骂可惜当他学会这一切时,他已经带着耻辱失去了曾经的乐土,那个人却在他的乐土上留了下来,坐着本应由他坐的位子,淡淡地笑

  他斗不过那个人,但眼前的老妇,他还是能够轻易对付的于是他只是看着她的眼睛笑,所有的话语都化作了笑意,淡淡地由他的心中,直接抵达她的心里

  “你害怕失去什么你又能保护什么须知道,你的儿子,他并不同于你他并不是那只安于现状的鸡,也许他是一只自认为被束缚了羽翼的鹰你所能给的世界,并非他所追求的世界”

  “我最初听说他的名字时是在遥远的韩国,他们说齐国的一座小城里有个屠夫,却有着一双只属于侠客的眼睛”

  “于是我来到这里见到他我坐着东海珍珠装饰成的马车,马鞭上镶着黄金我在那家肉店前停下来,走下车与他说话你真应该看看他当时的神情,仿佛全世界的星星都落在了他眼中不停地闪烁,的确,对于一个屠夫来说,那应该是一生中最幸福的一天”

  “我所给他的,的确只有一点点,但却是他所拥有的十倍、百倍、千倍都不为过即使他知道这一切又如何”

  “有些人用一辈子的时间忙忙碌碌地做了许多事,却似是从未活过;有些人一辈子也许只做了一件事,却让后世的人都记住了他的名字”

  “你希望他是前一种人,但也许他注定要做后一种人”

  “你现在叫我离开,我可以离开但总有一天,我会再回来”

  四

  年少的时候,她一直希望长大后可以嫁给邻街的那个少年

  那个高大的少年,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脸上天生带了些骄傲即使他站在人群中一言不发,她也能轻易用目光将他找出来

  普通人家的孩子懂事得早八岁那年她目睹了大姐的出嫁,十岁那年又送走了二姐于是早早地明白了婚姻是怎样一回事,也早早在似真非真的憧憬中等待着自己的婚姻

  二姐出嫁后,看米店的任务就渐渐落到了她身上那并不是有趣的工作,可她依然乐此不疲

  只因为每个月总有一天,她能看见他迈着矫健的步子向她走来当他停下后必然是双手叉在胸前,以洪亮的声音说:

  “一升米,一升粟”

  不像别的客人,他从不讨价还价,亦不无中生有地计较斤两他总是漠然接过她红着脸递过的粮食,像提起一匹布般轻松地提在手中,不卑不亢地道声谢,然后扬长而去

  村口的蕙兰花开了又谢,而她也在懵懂中从女孩变成少女

  一日,远远地又看见他迈着矫健的步子向店中走来,待走入店时,她早已将精心选好并包好的米和粟递给他,说,一升米,一升粟

  他略微惊讶地看了她一眼,这一眼让她鼓起了勇气,望着他的眼睛微微一笑然后他也笑了

  她有些发怔,因为这是印象中她第一次见到他笑听人说他有一些不愉快的往事,听人说他是个从不笑的人但此刻她只是看着他,看着他脸上带着的真诚的笑意,仿佛积冻已久的冰原,正在一点一点融化

  母亲说:“今日我去聂家肉铺,店主竟多给我切了一块”

  母亲又说:“今日我去肉铺,那孩子又给我留了最好的肉我连话都没和他说过,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兰蕙,他是不是看上你了”

  母亲还说:“今天我总算弄明白了,原来是你这个小妮子先看上他了啊嘿嘿,别害羞,女大当嫁,娘也没说你什么那孩子我看着还不错虽然是外地迁来的,但又能干,又孝顺,别的地方也找不出这样的了哎,兰蕙,你别脸红……”

  庚帖是他母亲亲自送上门来的围观的人站满了庭院从他们发亮的眼睛她能看出来,这的确是一桩值得祝福的婚事

  她穿了红罗襦,耳间坠着明月珰,款款走出屋去,将他母亲看得两眼发直她握着她的手,满意全写在了眼角眉梢,自豪地说:

  “能娶到你为儿妇,真是一辈子都没有过的高兴的事啊”

  宾客散尽后,她突然又想见见他即使不合乎礼仪,但远远地望一下也是好的即使有那么漫长的一生可以共对,但此刻少见一面,心里便似有虫子在爬

  她偷偷出了门,仍然系着红罗襦,耳坠明月珰她似是飞舞在空中的雪花,舞着,舞着,便舞到了他的肉店前然后,她看见一辆极其华丽的马车在门口缓缓停下马车上走下来一个衣着华贵的人,走到他面前,亲热地与他说话

  那一刻她有些茫然,只因她在他的脸上再一次看到了笑容,那笑容和曾经对她笑的那个不一样,和她以往见过的任何笑容都不一样那不是缓缓融化的冰,那是五月间明媚灿烂的晴日她突然有些失望,因为她本以为他不会再向别人露出笑容

  邻居们说:“兰蕙,下个月是不是该喝你们的喜酒了”

  邻居们又说:“你们是不是打算等到过完年也是,冷天办酒多有不便”

  邻居们还说:“兰蕙,你这傻孩子,他不急,你也不知道催催他”

  到后来,邻居们便不再说什么了

  陪着他一同处理他母亲的后事时,她再一次看见了那个衣着华贵的男子

  他带来了檀香木板打造成的灵柩,成群的挑夫挑着北方运来的筑墓用的上好的青石,器皿首饰等不计其数,是这安睡于地下的老妇一百年都享用不尽的奢华

  葬礼结束后,那个男子默默离去,而他只是淡淡地与男子道别,并无多说一个字

  她有些好奇地问:“他为你做这么多事,为什么你谢都不谢一声”

  他沉默了一会,然后说:“因为有些事情单用言语无法报答”

  后来,有一天,他说他要离开

  知道这消息时,他已准备启程她心中一惊,马上就想跑出去见他,但随即又悲伤地想,要打扮一下再出去,要让他记得她最美好的样子

  订婚时做的红罗襦,颜色已有些陈旧了;明月珰掉了一颗珠子,有一种怪异的残缺美但她还是穿戴好了它们,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走到他面前,说:“我送你出城罢”

  她默默地送他离开她以为她会哭,会怨,甚至是责备与怒骂,但是她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平静地迎来分离,平静地记住了他对她说的最后一番话

  “兰蕙,对不起”

  “我知道你心中怨我,但我真的别无选择”

  “请相信我,曾几何时我最大的心愿的确只是娶你,只是和你终老”

  “但在遇见严仲大人之后,我发现原来此生还有更大的心愿”

  “有些人用一辈子的时间忙忙碌碌地做了许多事,却似是从未活过;有些人一辈子也许只做了一件事,却让后世的人都记住了他的名字”

  “我曾经以为我可以安分守己地做前一种人,但遇见严仲大人之后,我发现我注定只能是后一种人”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那天我就应该离开了,但当时母亲仍在世,我的生命是她给的,所以在给她养老送终之前,我不能自由”

  “现在她已安睡于地下,我在这世上也再无什么牵挂了我终于可以去做我命中注定应该做的事情”

  共 120 0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又是一篇古代重情重义的小说文中跌宕起伏的情节紧紧地吸引着读者“屠夫”在村野生活中那种厚道、热情、刚毅,让他誉满乡野,让朝野政客结识了他,他毁了自己的样子,让人们认不出他,只是为了不连累他的姐姐,聂政,如果继续凭他的手艺生存,也许会寿终正寝走完一生,但他选择了刺客,他成功地刺杀了相国府的侠累,他成了阴谋家的牺牲品,文中成功地塑造了聂政的侠客形象,勇敢、坚强、坚决、果断,写得有血有肉,十分到位丰满,文中另一个埋在暗线里的人物是聂荣,聂政的姐姐,花容玉貌的她甘心嫁给一个半老头子,不是为了自己的幸福,相反却是为了母亲和弟弟的生存而甘愿牺牲自己,尤其到最后她明知一切后果的时候,她依然而然挺身而出去认尸,更体现了古代女子的义除此以外,那位本可以做聂政姐夫的人,弹奏的曲子,如泣如诉,给人留下了很多想象的空间文中尽现那种侠义肝胆、荡气回肠、重情重义的人物和情节,读后让人掩卷长思推荐绝品【老笨熊李春胜】【江山部精品推荐 0】

  1楼文友: 10:4 : 9 拍案叫绝 李春胜,教师

  回复1楼文友: 10:45:56 谢谢老朋友的精彩评论与对秋枫文字的赞美遥祝安好

  2楼文友: 00:15:09 很有意思的作品,也很有意义的作品,给人带来思考

老年人骨质疏松补什么好
总拉稀是怎么回事
动脉硬化能吃通心络吗
高血压患者心动过速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