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651章

2019-10-12 18:53: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651章

“小覃,这样吧,我马上回去,待会碰面了再说。”陈兴沉吟片刻说道,里说话不方便,而急于回去了解情况的他,这会也没心思再同薛进宝几人一起吃晚饭。

挂掉,陈兴走回桌子,朝薛进宝几人看了一眼,歉意道,“这顿饭得你们三个自己吃了,我有事要先走。”

“陈兴,是很重要的事吗?”郑静皱眉道。

“是公事。”陈兴笑笑,“这顿饭先记着,下次我一块吃回来。”

“就怕下次你又有事,难得咱们几个能一起坐下来好好吃顿饭,我还想着今晚一定要好好招待你们,弥补昨晚的呢。”郑静苦笑。

“放心吧,肯定有机会的,我看进宝和云璐两人应该不会这么快离开,咱们随时能再聚。”陈兴笑道。

同郑静说完,陈兴没再多耽搁,很快就离开了酒店,后头的郑静看着陈兴的背影,最后看向薛进宝

,无奈的问道,“进宝,你不是说陈兴在机关工作吗,我看那些公务员上下班都是朝九晚五,怎么陈兴这么忙?”

“可能是陈兴的工作比较特殊吧,随时都会有事要忙。”薛进宝笑道。

“进宝,陈兴是在什么部门上班呢?”孙云璐这会也问道。

“他上班的部门是有保密条例的,我可不敢乱说,要不然我怕陈兴回头批评我。”薛进宝笑着打哈哈,“还是你们下次当面问他好了,让他自个跟你们说。”

“真的假的?搞得这么神秘,难道是在安全部门工作?”郑静疑惑的看着薛进宝。

“不是,我看你们还是别乱猜了,明天要是他有空出来一起吃饭,直接问他就是。”

陈兴从酒店离开就匆匆忙忙的返回了军区招待所,他并不知道郑静和孙云璐正好奇的向薛进宝打探着他的工作,坐在车上的他,也不知道后面其实一直有人跟踪。

军区招待所,覃文岚等办案人员正端着盒饭坐在招待所二楼的一个小会议室吃饭,看到陈兴回来,众人忙站了起来。

“都坐,站起来干嘛。”陈兴笑着向众人摆手,看着众人面前摆的快餐盒,陈兴笑道,“我也还饿着肚子,看你们吃得这么香,我肚子都抗议了,小覃,你去食堂也帮我打一份盒饭过来。”

“好,我马上去。”覃文岚笑着点头,一边将桌面上有点散乱的一份文件资料收拾了一下,交到了陈兴面前,道,“陈副组长,这是刚收到的那份证据,我们也刚刚看完,您看看。”

陈兴微点着头,坐下来之后便拿起来看,说是文件资料,其实是一份收集整理好的证据,陈兴仔细看着,神色严肃,一旁的覃文岚从招待所食堂打了盒饭过来放着时,陈兴仍未察觉。

好一会,陈兴才将手头的资料放下,眉头微拧的他,在看完这份举报资料之后,心里已然多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原因无他,这举报资料竟是跟云田市城关区常务副区长李保关也有些关系,提及了李保关跟市长宁双淇之间的利益输送关系,更甚者,李保关能够当上这个常务副区长,是花钱从宁双淇那‘买’过来的。

陈兴脸色凝重,通过这几天的所见所闻,陈兴隐隐感觉到在巡视组确定到云田来时,背后就开始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悄然操纵着一些事情,特别是现在手头上这份举报资料更让陈兴印证心里的猜测,对方是在知道他和郑静有着一层同学关系并且知道郑静现在的情况,所以又抛出这么一份证据来吗?

陈兴沉思着,他的猜测并不是十分有把握,因为这份举报资料不仅仅有李保关和宁双淇之间的利益勾当,还有其他证据线索。

“陈副组长,您要不要先吃饭,要不然待会饭菜凉了。”覃文岚这时候出声提醒道。

“对,先吃饭,身体是革命的本钱。”陈兴回过神,笑着点头,看了下在场的众人,其他人这时候都已经吃完,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在场,还有办案人员没有回来。

陈兴示意覃文岚也坐下,环视了在场一圈,“这份资料,大家应该也都看过了,结合之前的证据,大家都有什么想法?”

“从前后这些证据来看,我觉得宁双淇违纪的可能性已经非常大,至于晚上新收到的这份证据资料,我记得好像跟前两天陈副组长您让小覃记录的有关那位郑静女士叙述的问题也有一些关联,都涉及到李保关这些人,是否可以考虑并案一起调查?”江海军说道。

“这个建议倒是可以好好考虑一下。”陈兴微点了下头,想着省城那边不知道有没有进展,问道,“明华有从李原口中得到什么吗?”

“应该是还没有,估计没那么快撬开对方的嘴。”江海军摇头道。

“海军,你现在打个去问问。”陈兴吩咐道。

江海军闻言,点了点头,拿起就给秦明华打了过去。

询问着秦明华进展,江海军一边听着一边朝陈兴眼神示意着,那意思是被他说中了,李原现在仍闭口不言。

“陈副组长,李原那边应该也不是一两天能让他开口的,我建议咱们这也直接对那李保关采取措施,多管齐下。”江海军建议道。

陈兴微微沉默,没急着回应江海军的话,以目前的证据,要对李保关采取措施相对容易些,而且李保关级别较低,所产生的影响也会相对较小,这也比较符合他们的办案策略,由外到里,先从跟宁双淇有关的下属官员查起,再一步步收紧,扎紧篱笆。

“小覃,你们有没有查到跟廖景明有关的最新线索?”陈兴突然问道,想起廖景明这个人,陈兴的观感十分复杂。

“暂时还没有。”覃文岚摇了摇头。

“是嘛,咱们到云田来只有短短几天,收到的跟宁双淇有关的证据越来越多,好像跟廖景明有关的反倒少了。”陈兴随口道。

“咦,还真是。”江海军一怔,旋即道,“陈副组长你要不说,我们都没注意到呢。”

“算了,先别去管这个,回到刚刚的事上来,海军,我觉得你的建议可行,郑静那个事就跟咱们的案子并到一起,先从李保关的儿子李相达身上入手。”

陈兴转头看着江海军,最终拍板道。

忻州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抚州治疗妇科医院
宁波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忻州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抚州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