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宁小闲御神录 第245章 弱水的秘密

2020-01-16 23:18: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宁小闲御神录 第245章 弱水的秘密

其余人轰笑一声。宁小闲却是笑而不语。

开玩笑,这赌局她既然赢了,弱水渡口就姓宁了。她又怎会说出这秘密来坏了自家的生意?她转向金满意:“金大小姐,愿赌服输,这渡口的独门生意归我了。”

“罢了。归你就归你。”金满意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半晌才跺了跺脚,“不过,你到底是怎样破了谜的?我非要知道不可!”

“好吧。你先将手续办妥了。”宁小闲笑眯眯地。

金满意脾气不小,但好歹是济世楼的大小姐,脾气说一不二,当下唤仆人拿来文书。像她这类大富之家出来的,仆人都将各种文书随身携带,上头文字格式都事先写好,她只要将条件填进去即好,随后就是盖印签章。

这套文书,金满意和宁小闲各执一份。

对济世楼来说,交接弱水渡口不过是芝麻大点儿小事。这套程序,不到一刻钟就走完了。

随后就是在场的修士们笑嘻嘻地如约奉上赌资了。几十几百灵石换一场热闹瞧瞧,这买卖还是划算之极。宁小闲也不矫情,一一收了,随后对大伙儿道:“今日我新收了弱水渡口,要讨个吉利,在场各位若要过渡,一律半票!”

当下就是一阵叫好之声。

汨罗却对她笑了笑道:“我也输了个钱庄给你,现在印签没带在身上,定契过两日再送过去给你如何?”

宁小闲点了点头。他也要去广成宫观礼的,总还会遇上。她不急于一时。

随后,她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中布下了结界。这结界范围不大,只将她、权十方、金满意、七仔、汨罗。以及刚刚走来的涂尽包括在内。

其他人失望地唉了一声。

她瞅着汨罗道:“这秘密,你也要听么?”

金满意漫不在乎截口道:“他是我未婚夫婿,听一听也没什么大不了。”

汨罗和金满意订了亲?宁小闲吓了一跳,先看看汨罗,又看看金满意,觉得这两人站在一起有些儿怪异。可是金满意虽然有大小姐脾气,但性子直耿。容貌娇艳,配上汨罗这样的腹黑男岂非正好互补?再说奉天府和济世楼又是当世有数儿的大势力,这桩联姻。可谓强强携手。

这个世界,妖怪和人类是可以正大光明地通婚。只是她实在好奇啊,生出来的孩子肯定兼具了人类和妖族的血统,就像温良羽那样。可是半妖血统不纯。要怎么修仙呢?

汨罗一直紧紧盯住她的反应。看她愣愣地发呆,红玉般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异色。金满意却是不耐烦道:“快说,快说,我们时间不多。”

“其实说白了也很简单,弱水的区域之内,并不完全遵循天地之理。”宁小闲耸了耸肩膀道。

“但凡是水,总会往低处流,总会有浮力。这是惯常的情况。可是弱水这条河很奇怪。”她手里亮出一个水晶杯,“我接了一杯河水观察。起先也是黑灰浑浊的,可是放澄清之后,就出现了这么一个状况。”

大家都将眼光投向这个杯子。除了早已知晓个中缘由的金满意之外,就连汨罗都轻轻咦了一声。因为这杯中水竟然分为两截颜色,下截较为清澈,上半截却是黑忽忽地,就如河中之水的颜色。

她微微一笑:“我看到杯里的水之后,就将这两种颜色的水分别取了出来,计算了重量。”她是个丹师,手里计算药材重量的丹秤,此时正好派上用场,“你们猜结果如何?”

大伙儿灼灼地望着她,兴味十足,哪有人说话?她只好轻咳了一声,接着道:“下层的清水,与普通水的重量相差无几,而上层的黑水,重量却远重于下层清水。”

听到这里,汨罗和权十方均是目光一闪,似是想到了什么。

“我当时便觉得很奇怪,若以浮力来计,重量大的沉在下方,重量轻的漂在上头,这岂非才是常理?”

涂尽忍不住接口道:“正是如此。”他本打定了主意只听不开口,但这河流名气很大,怪事也颇多,他也被钓起了兴趣。

宁小闲笑了笑:“后来我就做了些试验,往水里丢了许多质量不同的物体。”

汨罗突然扬了扬眉:“所以你才往水里丢了那些石子、木片、树枝、铁块,还有……咳……那个东西?”以他的脸皮之厚,也不好意思直接透露她身上带着羊肠这等东西。

她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会含糊其辞。“嗯,这河水也是有趣,越是轻巧的东西,沉得越快,越是沉重的物体,反倒沉得越慢。后来我扔了个浮球进去,居然瞬间就沉了下去。”

“所以,你认为这河水的浮力与一般水流迥异,所谓鹅毛不浮是因为它太轻,反而沉得快?”权十方听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是个好听众。宁小闲点了点头:“就是这样。并且它的浮力也很不正常,比一般的河流还要大上许多倍。”她在众人的注视中说道,“我的推测是,这条河的浮力恰好与一般河流颠倒过来,不向上作用,反而向下!所以,才会将水面上的东西都往下拖。”

“这么多年来,也有不少人将金银、铁块丢入河水,想探寻其中秘密。”汨罗淡淡开了口,“若真如你所说,重物反而不易沉,为何这些东西也没浮起来?”

她露出一口贝齿,显然有成竹在胸:“重物确实不易沉。他们往河里丢了这许多东西还没发现秘密,只能说,这些东西不够沉重!”

她走回渡口,抓了一只竹阀削下半截竹子,走了回来。

“权师兄告诉过我,这种崆竹只长在铜山上。”权十方听她提到自己,不由得点了点头,“既是如此,这种植物平时汲铜吮金,重量只怕是很惊人的。我削了一截竹子来看,果然竹缝呈淡黄之色。”

“不过,为了保守秘密,济世楼还在这看来平凡无奇的竹阀上动了些手脚。”她举起竹子给众人观看。

竹筒中间竟是实心的,填满了紫色的事物,在斜阳下看来,还有微弱的紫光闪动。众人目光一凝,这是?

“是紫铅。丹师炼丹时偶会用到,虽不昂贵,但重量却是极沉的。”她也炼丹,自然认得这东西。宁小闲淡淡道,“我手中这一小管竹子,重量就超过了一百七十斤!诸君以为,那一架竹阀的重量,又该有多少?”

众人都沉默了,只有金满意冷冷道:“不多不少,正是三千七百五十斤!”

这女人话音虽仍生硬,气却像是消了。宁小闲看了她一眼才道:“当初看到竹阀的时候我就觉得奇怪,地蟒天生就力大无穷,为何这一架小小的竹阀,竟要五条地蟒齐驱并驾?想来,一方面是河水极其粘腻,行走不易,另一方面,阀子太重,在水里拖动起来尤其吃力之故。”

金满意点了点头:“我们当初与地蟒王定下协议的时候,就让地蟒试拉过阀子,发现三千七百五十斤的阀子虽能勉强停在水上不至于沉下去,但一头地蟒根本拉不动它,后来由两头又慢慢增加到五头,这才能驭行如意,不露出破绽。据我家里人估计,想在水里拖动这阀子,耗力却要以阀身重量的百倍计算。”

要让地蟒拉动这特制的竹阀,需要三十七万斤之力!在场众人都吃了一惊。权十方叹道:“弱水的禁地之名,果然名不虚传,我辈就是要让一架竹阀移动起来,也有这许多讲究。”

宁小闲望着金满意,长吁了一口气道:“弱水似乎还有许多奇特之处,我也不尽了解。我的解说便只有这些了,金大小姐可是满意?”

金满意定定地望着她,目光中带着探究,好半晌才说:“事实大抵便是如此了。不过你也别太得意,破开弱水秘密的大有人在,只是他们修为参天,已经不屑去争这等蝇头小利罢了。”

她将宁小闲用下半辈子自由换来的赌注,说成是蝇头小利。但宁小闲也不生气,反而诚恳道:“你说得很对。还是济世楼的前辈厉害,能第一个发现弱水的秘密,我不过是由他的成果去逆推而已。站在巨人肩膀上眺望,本来就能看得更远一些。”

金满意意外地看了她一眼,没想到她竟反过来给济世楼说好话。她却不明白,宁小闲赢了赌注,得了弱水渡口的生意之后,已是拿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任她说几句气话又怎样?说起来这金大小姐虽然脾气急躁,但为人还算磊落,愿赌就肯服输,这赌品比一般赌徒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了。

在场之人同样不知道,宁小闲嘴里说得诚恳,心里却是在偷笑着的。因为弱水河的真正秘密,想必这世上无人知晓。金满意所说的前辈高人,不过比她早一步看到了弱水河的表象而已。

因为长天已经偷偷告诉了她,这条河的浮力很正常,只不过比普通河流大上许多倍而已。这河水的种种异象,究其真正的原因,在于――(未完待续。。)

苏州圣爱医院挂号
北京德胜门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安顺看癫痫最好的医院
贵州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河北白癜风治好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