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万界彩神第六十五章打击人

2020-01-24 23:43: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界彩神 第六十五章打击人

一群人还未到达愚木门驻地时,前方传来嘈杂声,人声鼎沸,大街小巷站满了人,都在议论纷纷。

“哎,这些人好冤枉,大都练气期修为,死的不明不白,实在冤枉啊。”

“多亏我跑的快,否则现在也死翘翘了,想想都后怕,马家人简直就是疯子,来了二话不说,直接就轰平了附近所有房子。”

“听说是在寻找一位年轻人,那年轻人也胆大包天,杀了马家两位公子。”

……

朗华一群人快步走进巷子,愚木门驻地的房屋荡然无存,而连带着附近上百户人家的房屋也一片狼藉,残垣断壁,成了废墟。

从废墟中散发着浓烈的血腥味,有人在其上嚎啕大哭,有人身受重伤躺在地上,鲜血流躺着,表情痛苦。

在废墟的中间,一群男子团团包围住一人,这是朗华的师叔,身上多处受伤,鲜血染红了长袍,胸口处一个窟窿,心脏已经被搅碎,狰狞的伤口触目惊心,脸色苍白,再也没有昨日的慈祥,冷冽的盯着一群人。

“师叔!”

刚一看到受伤的师叔,众师弟急忙冲进人群,满脸悲愤,师叔受到致命的创伤,估计很难挺过去了。

“你们回来了。”师叔苍白的脸上浮现出慈爱,温和的说道:“孩子,快回师门。”

“师叔,我们不走,我们要给你报仇!”

“师叔,我们要杀光这些人!”

一群师兄弟激动的说道,师叔没有说怎么回事,但很显然,就是这些包围之人重伤了师叔。

“哼,报仇,就凭借你们一群蝼蚁,你们不回来倒好,既然来了反而省的找你们,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全都要为我马家人陪葬。”

众人的话被马家的领头之人打断,愚木门未杀他马家人,但却是凶手的朋友,那也该死。

朗华的师叔脸色急切,对着夏莺舞沉声道:“小舞,师叔命令你带着师弟赶回师门。”

马家二十多人全都是育魂期,更有三人是育魂后期修为,只希望这些孩子能逃走,此时他气血流失严严重,战力不足强盛时的一成,根本无力保护这些孩子逃走,只能听天由命了。

“师叔我们不走。”夏莺舞和一群师弟坚决的说道,脸上挂着泪水,他们要报仇。

师叔脸上有痛苦也有欣慰,这是弟子们第一次违抗他的命令,而且如此坚决和果断,但他内心深处是欣慰的,罢了,逃也逃不掉的,这只是他的幻想,与其逃不掉,还不如和弟子一起杀敌,只是苦了这些孩子,年纪轻轻……

“想走,异想天开!今日我马家高手尽出,如果斩杀不了你们这些狂妄之徒,还如何在祖城立足?”马家一人冷笑。

废墟外围观的人无不叹息,为朗华一群人悲哀,年纪轻轻就要丧命此地,马家来人的实力最低都是育魂初期,朗华一群人毫无抵抗之力,只有被无情斩杀,这是不了更改的事实。

育魂期分为启魂、凝魂、养魂三个境界,一步一天地,很难越级战斗,而对方三名养魂境强者,朗华师叔养魂境,但已身受重伤,最多顶半个养魂境强者。

朗华一群人并没有紧张,转身看向废墟之外的苏云长,他们明白自己的处境,唯有求助店主,若店主出手,这些人必死无疑。

“店主,求你出手,只要能让我亲手为师叔报仇,我朗华的命就是店主的,愿为店主鞍前马后,誓死追随店主。”

朗华跪地,恭敬的拜服向苏云长方向,男儿膝下有黄金,但为了师叔他愿意,他看的出来,师叔已经坚持不了多久。

所有人顿时好奇,顺着朗华的目光看向苏云长时,面色古怪,觉得朗华的脑子坏了吧,求助一位筑基初期的修士,这可能吗?

“也许这少年是某个大家族的子弟,否则一群筑基巅峰之人怎么会求助筑基初期的修士呢?”有人这样说道,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过去。

“哈哈哈哈,原来你就是所谓的店主,好,好啊。”马家领头男子大笑,斩杀店主,他回家就是头功,没有想到店主就在眼前,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马家其余之人也是大笑,尤其朗华的话,想亲手报仇,贻笑大方。

苏云长没有理会马家人的话,对着朗华笑道:“你没有资格做本店主的追随者,不论天赋,亦或者修为,都不具备。”

朗华面色凝固,心中苦笑,他筑基巅峰的修为,没有资格追随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不过也能理解,就是师姐都被店主说的一文不值,何况他了。

“店主,我答应追随于你,只求能让我们亲手为师叔报仇。”

夏莺舞也跪地说道,一个个师弟跪地,皆希望店主能成全他们。

巷子中围观的众人实在看不懂,而马家人也没有着急动手,似乎对于面前的笑话挺有兴趣,在他们心里,店主和愚木门就是瓮中之鳖,难逃他们的手掌心,今日必死。

“都起来吧,本店主说的实话而已,你们确实没有资格追随本店主,连做马夫的资格也没有,不过本店主没有说不帮你们,此事因本店主而起,成全你们的请求无可厚非。”

当一群人听到苏云长前半句话,心中有失落,也有气愤,他们连做马夫的资格也没有,这牛皮吹的太大了,不就赶车,谁做不了?不过当听到苏云长答应帮他们,一群人心中激动,知道他们可以亲手为师叔报仇雪恨了。

看着一群人,苏云长挺欣赏的,这些人只为了能亲手替师叔报仇,宁愿下跪,可见重感情,如果是别的师门的人,此时都会担心自己的安危,而不会像这些年轻人一般。

“小姑娘,你理解错本店主的话了,本店主只是给你一个机会,让你为本店主做事,不是追随,而这个机会是有考察期,你不一定可以胜任。”

苏云长再次说道,夏莺舞一瞬间涨红了小脸,这话好气人,意思是她也没有资格做追随者,只能作为一个干活的小妹,而且还有考察期,这太瞧不起人了!

朗华一群师弟也是无语,感情他们连给店主干活的伙计资格也没有,这已经不是瞧不起,而是打击他们的心灵,赤裸裸的打击。

他们不明白,苏云长的资格很简单,也很苛刻,那就是自己觉得有就有,觉得没有就没有,哪怕对方是道祖,他也不放在心上。

朗华的师叔一直没有说话,他不清楚,但他的弟子不会无缘无故的求人,尤其连一向高傲的武丫头都求眼前的青年,那一定有他所不知道的原因。

苏云长缓缓而行,走到废墟之中,看了一眼这位师叔,确实伤的很重,从胸口可以看穿后背,此时只是提着一口气,当这口气泄了便将命不久矣。

“这伤的有点重。”苏云长皱眉,沉思着说道。

朗华一群人瞬间脸上变得激动,仿佛溺水的孩子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全都满怀希冀的看向苏云长。

“哈哈哈,小子不用废话了,你们演的戏也该结束了,本大人可没有功夫一直看你们演戏,砍下你们的人头,本大人回家领赏。”领头的男子大笑,这群年轻人戏演的挺投入,但他可没有耐心看下去。

“哦,这么急着投胎?”苏云长正在思考,一下子被打断,似笑非笑的问道。

“哼,找死!”

男子身旁的人一掌劈出,威猛的掌印呼啸而来,霎时间地面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掌印犹如凶兽的血盆大口,可以预见到苏云长在这一掌之下,必将粉身碎骨,很难活命。

“滚!”

掌印马上到了身前时,苏云长头也未回,依旧盯着朗华师叔的胸膛,只是口中吐出一字。

“砰――”

一声撞击声,掌印似乎撞到了东西上,但前方空空如也,紧接着让所有人难以置信,掌印一下子变得更加璀璨夺目,更加强盛,顺着来的方向疾驰,向着发出攻击的男子而去。

男子还在震惊之中,掌印已经撞击在身上,惨叫一声劈飞出去,瞬间烟尘四起,三丈开外一个大坑。

汉源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泰成逸园分院怎么预约
常德哪所白癜风医院好
深圳检查妇科医院
廊坊哪个医院去治白癜风
分享到: